健康

抑郁症患者自述:從那天起,我走進了地獄

2019-08-07董慈薇閱讀1062評論0

圖片

今天推薦的文章,來自北師大教授趙向陽的手記。

他的人生兩度遭遇抑郁症,一次是他20歲,一次是他43歲。

這篇文章是他講訴自己患抑郁症時經曆。

這是一份來自地獄的生存報告。

  01  

從那天起,我走進了地獄

最初是極度的恐慌。一開始我根本難以接受我會再次被抑郁症這個魔爪抓住這個現實。特别是因為有二十年前痛苦的記憶,所以,我根本不相信這次有可能能走得出來,因為我深知其中的煎熬和掙紮,尤其是走出來的不确定性和小概率,我覺得希望極其渺茫。

因為二十年前,還很年輕,一切還可以重新來過。

但是現在,四十三歲了,人到中年,去日無多,過得如此失敗,根本沒有翻牌的機會了。

得病之初,有一天我不得不給孩子做晚飯。面對已經準備好的食材,我無法下手,心跳得厲害,思維混亂,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拿起一個東西又放下,然後又拿起來另外一個,但是不知道想幹什麼。總之,行為完全錯亂,陷入一種無法遏制的驚恐狀态,最後我不得不回到卧室,關起門來,在黑暗中躺下,痛苦地呼喊老天爺的名字。

大約一個月以後,我才逐漸接受了患上抑郁症的現實,而此後,你将經曆一個漫長的滑落過程,就像陷入泥潭一樣被一點點地吸進去。

抑郁症最大的麻煩就是它直接打擊的是人的意志,剝奪了人的快樂感,導緻關于生活意義感的徹底喪失。

抑郁症首先導緻情緒極度低落,看待任何事情都是從負面的、消極的角度來看。任何東西,包括美食、性、旅行、閱讀、金錢等都無法引起我的興趣。人根本笑不出來。即使出于社交的需要,面部肌肉勉強僞裝出笑的表情,心底裡湧起的仍然是無限的悲哀。以前家裡充滿了歡聲笑語,現在的氣氛變得乏味和沉悶。

記憶力急劇下降,思維水平大打折扣,甚至連一個五六歲幼兒的水平都達不到。在我還沒有真正陷入抑郁症以前,也就是10月6日晚上和同事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竟然想不起一位在座的、再熟不過的同事的名字。

而患病以後,我曾經掙紮着想要恢複工作能力,但是當我坐在電腦前面備課的時候,那些抽象的學術名詞我難以回想起來,我經常呆坐一個小時,無法對已有的PPT進行任何更進一步的提高。

我曾經試圖依靠誦讀《心經》走出抑郁症,但是,即使讀了五十遍,我也沒有将其背誦下來,而我女兒讀了五遍,就背得滾瓜爛熟。

思維如同粘稠的泥漿一樣,越流越慢,最後幹脆停止在那裡,日複一日,最後發臭了。更不要說以前如同自來水一樣源源不斷的創造力,徹底枯竭了。半年時間裡,我沒有産生過任何活潑潑的新想法,隻是反反複複地圍繞着很少幾個老問題在原地打轉,而且沒有絲毫進展。

我曾經通過互聯網研究過各種各樣的自殺方式。

曾經有很長時間,每次當我不得不出門求醫問藥的時候,隻要一見到高樓,我就不由自主地數這個樓有多少層?我就在想從哪個樓層跳下來可以最快速地、最少痛苦地結束自己的生命?以至于後來每次經過高樓的時候,我不得不強迫自己低下頭走過去。

最可怕的是意志力的喪失。因為沒有任何事情能引起我的興趣,因為覺得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注定會失敗,所以,我也沒有任何動力去做任何事情。我變得不敢一個人出門。真的太可笑了,太難以想象了,像我這樣一個資深的自助旅行者,以前随時可以背起背包去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竟然變得不敢出門,不敢坐出租車了,不敢坐地鐵和火車。

至于睡眠情況,開始的時候,因為焦慮和恐慌,經常徹夜無法入睡,而到了中後期,因為拖得太久了,反而沒有了自殺的勇氣,所以,每天臨睡覺之前總是自己安慰自己,“不管怎麼樣,多活一天再說吧,明天再想這個問題,現在先睡覺”,所以,每天翻來覆去、昏昏沉沉地至少睡15個小時。而不睡覺的時候,就是在看電影或者亂翻一些舊書消磨時間。

整整半年裡,我沒有工作過,也很少接觸家人之外的其他人,除了偶爾見過兩三位最親密的朋友以外,隻去了一趟河北趙縣的柏林禅寺。

  02  

家人陪伴走過的複活之路

如果沒有我的妻子和女兒,我一個人無法穿越抑郁症的荒野,活着回來講述我的故事。如果說,這麼多人中我隻能感謝一個人,我愛人當之無愧。我們是難得一見的靈魂伴侶,雖然她也是花了三四個月的時間才意識到抑郁症有多麼可怕。在這場戰鬥中,她義無反顧地站在我的身邊,同仇敵忾。

對于重度抑郁症患者來說,心靈已經完全關閉,任何新的信息都無法進入,我們改變他們的認知結構。患者最怕聽到他人說,“隻要你想走出來,你就一定能走出來”或者“你一定要振作起來”。這種話隻能給患者極大的壓力,迅速地把他們推向自殺的深淵。我愛人從來沒有這麼說過。她默默地忍受着一切,向我的母親和女兒隐瞞着我的病情。

她知道我愛看電影,唯一可以讓我稍微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就是看電影,所以不斷給我買電影DVD,晚上或者周末陪我沉默地看電影。她容忍我每天睡至少十五個小時以上,隻要我選擇不放棄就行。

每天淩晨一點鐘左右,當我看完電影離開客廳,穿過黑暗的走廊回到原本屬于女兒的卧室的時候,我總能看到一盞月牙型的壁燈泛着溫暖的燈光。就是這盞燈和她的愛,在漫漫長夜中,如同燈塔一樣,使得我沒有迷失方向,沒有放棄最後的一點希望。

如果說,我愛人是我戰勝抑郁症的公開武器,那麼,我的女兒則是我戰勝抑郁症的秘密武器。在整整半年裡,我們向她隐瞞了我的病情,每天極其辛苦地戴着面具演着戲。4月21日,也就是我走出來抑郁症的第二天,我才告訴她,“爸爸病了,你知道嗎?”她說“不知道呀,你得的是什麼病?快告訴我”。“爸爸得的是傻瓜病”。她感到很詫異,“你給我輔導數學時,猜數字遊戲時,不是算得又快又準嗎?”

我開懷大笑,笑着笑着,眼淚流了出來。好女兒呀,爸爸受盡煎熬,忍辱偷生地活下來,隻是為了聽見你每天放學後,推門而入時歡快地叫聲“爸爸~”,隻是為了不讓你失望,隻是為了不讓你的同伴嘲笑你。

走出抑郁症的荒野、深淵和黑洞之後,我感覺自己的精神力量變得極其強大,幸福感和幽默感爆表。我覺得自己的心裡沒有了任何敵人,我恨不得去擁抱街上的每一個人,恨不得見了每個人都沖上前去說,“what can I do fo you?”(我能幫你什麼嗎?)。尤其是,我覺得沒有任何環境和事情可以影響我的心緒了,這大概就是佛法上所說的“如如之心”,心不随境轉。

  03  

浴火重生:一份關于重度抑郁症的生存報告

抑郁症有極高的發病率,但之形成鮮明反差的是,中國人對抑郁症的知曉率卻比較低。調查顯示,60%的病人不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隻有不到10%的人接受了相關的藥物治療。

試想想,如果你得了癌症,你絕對不會怕别人知道,你一定會積極地尋求醫生的幫助。

但是,為什麼得了抑郁症,或者其他精神類疾病,你卻怕别人知道,不願意去醫院就診呢?

這主要是因為在我們的文化中,精神類疾病患者受到最多的歧視,總是被冠以“瘋子”或者“傻子”的稱呼。這就導緻在治療精神類疾病的過程中,患者本身的求助障礙成為最大的障礙。

在互聯網時代,打開任何一個搜索引擎,你就可以獲得非常多的關于抑郁症的信息。打開微信的朋友圈,各種良莠不齊的關于抑郁症的文章會撲面而來。可是,究竟哪些才是真知灼見?而哪些又是似是而非的陷阱?這成了我們這個時代個人信息處理方面最大的挑戰。

在我提供下面建議的時候,我力求用到我的全部知識積累、個人經驗和最佳判斷,但是,我不敢保證100%正确。事實上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所謂的專家知道究竟的真相。大家完全不必迷信他們。

  04  

關于抑郁症的檢測

我以一個學過心理學的人的全部知識,和穿越抑郁症地獄的人的親身經驗,向大家提供如下建議,請大家盡量遵守。

第一,千萬不要去“百度知道”上用那些垃圾量表來測量,也不要建議别人去測量。

第二,隻在正規醫院測量一次,尤其是SCL—90量表。即使你轉院就診,你也要堅持這一點,尤其是在你的自我感覺沒有明顯變化的時候。

第三,除了使用自評量表以外,一定要有客觀指标,可能是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PET、也可以是皮膚電等等,因為這些生理指标會更客觀,更穩定,不容易受你的意識控制。

第四,SCL-90症狀自評量表會給出兩個分數,一個是焦慮指數,一個是抑郁指數,哪一個高就代表你是以焦慮症主要呢,還是以抑郁症為主呢?這個對于醫生開藥很重要。

  05  

關于抑郁症的用藥

雖然我非常尊重醫生救死扶傷的工作,但是,現實中也的确存在許多庸醫。庸醫害死人不償命。在關于抑郁症的用藥、戒斷、以及藥物的作用、心理咨詢的作用、信仰的力量等問題上目前存在很多誤區。

第一,對于重度抑郁症,想不吃藥僅憑意志力走出來,完全是小概率事件,即使不是不可能的,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抑郁症有大腦的化學和電信号的基礎(例如,大腦的第25區和多巴胺等),不是想改變就能改變的,也不是外人所說的“想開點”就能解決的。

第二,如果沒有足夠的理由,最好要聽醫生的話,按時足量吃藥,讓藥物在盡可能短的時間範圍内起作用。在這個方面,我承認我在很長時間内做得不好。醫生讓我吃四片,我曾經擅自減到了兩片。試想想,相比活着走出抑郁症的地獄,那點副作用算什麼呢?吃吧,活着最重要。

第三,千萬不要以為,醫生一次性就能對症下藥。開處方,基本上是個盲目試錯的過程。治療抑郁症的藥市場上有幾十種,醫生一般會首先開最廣譜的、最流行的、甚至是最貴的藥,然後讓你先吃兩周再來複診,看看效果,再決定是否需要換藥。而每一種藥起作用的時間可能需要至少一個月。有的病人可能需要花好幾年的時間,才能撞大運似地找到療效最佳和毒副作用最小的藥物組合。

  06  

關于抑郁症的藥物戒斷

我同意這樣一個說法:在走出抑郁症的黑夜後,不能突然斷藥,否則可能會導緻病情反複。但是,我非常質疑傳統的戒斷方法,也就是你吃藥的康複時間等于戒斷的時間。例如,假如你吃了一年的藥感覺好了,醫生會讓你再繼續吃一年,要半片半片地減,直到1/4片。

我遇到很多朋友,都是這麼減藥的,但是,效果很差。我懷疑那些醫生要麼在推銷藥品,要麼根本不懂人的心理規律。

抑郁症最怕拖成長期慢性的。時間越長,康複的概率越低,人會被拖疲了,最後失去所有的信心和希望。走出抑郁症,最好是采用CBT(認知行為療法)改變認知。

最後,要理解,人的情緒就像海浪一樣,潮起潮落,不要把任何戒斷後的情緒低落都當作抑郁症複發。沒有那回事。得重度抑郁症就像中彩票一樣,你不會總是那麼幸運的。以我的經驗來說,人對于情緒的調控能力在一定範圍内成指數增加。例如,如果這次你抑郁了六個月,下次碰到不愉快的事情,你就會在兩個月内走出來。然後,再下一次可能就是一個月,再下一次可能就會是一周,直到有一天,如果早上心裡有事中午吃頓好吃的下午就沒有事了,如果下午有事晚上睡一覺第二天就天高雲淡了。相信我,我對此非常有經驗。人的成熟,也是一個調控自己情緒能力不斷發展的過程。

  07  

沉默證據與選擇性閱讀

我個人強烈建議,一旦你被确診抑郁症之後,最好不要過多閱讀那些與抑郁症有關的資料。你讀得越多,就會陷得越深。這在心理學上叫“自我證驗預言”或者“皮格馬麗翁效應”。

  08  

選擇性關注少數幾個人

幫助一個人走出抑郁症(或者任何類型的精神疾病),事實上不需要太多的人的關注,隻需要有兩三個最親近的人能理解你的痛苦,默默地支持你,接納你即可。

請記住,這個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99.99999999%與你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你以為你在他們的心目中的形象很重要,所以,你不辭辛苦地打造自己的名聲和成就(例如,升職稱、考上一個好大學、在同事和上司眼裡試圖表現得很優秀),事實上,他們每天在自己的蝸牛殼打轉,根本就想不起你是誰來,更何況你的痛苦。所以,不要被一個虛幻的心、虛幻的觀念和認知所控制。

如果你沒有見過最黑的黑暗,沒有和死神眼對着眼地對抗過,你就無法體會我在說什麼,你就無法體會到天堂的美妙滋味。天堂就在你的心裡,地獄也在你的心裡,所有的一切,都在一念之間。

這是國内首部個人投資的關于抗擊抑郁症紀錄片《一個人的戰鬥》。主角為本文作者趙向陽,本片為預告片,完整的影片2016年上映。

抑郁症測試專業量表(SDS)

立即測試>>>>

作者簡介:

圖片

董慈薇
  • 已幫助過583人
  • 入駐年限4年

預約咨詢私聊

— The End —

标簽:抑郁症

歡迎搜索微信公衆号:525心理網關注我們,更多精彩内容與您分享!
文章轉載、原創投稿:art@zhongte49693.cn 免責聲明:用戶在525心理網上發表的全部原創内容(包括但不僅限于回答/文章/評論/圖片引用),著作權均歸用戶本人所有。若有侵權,版權個人或單位不想本網發布,可聯系作者或本站,我們将立即将其撤除。



本文最近訪客


0人參與評論

點擊登錄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注冊



全國心理專家

健康相關測評




熱門城市:

重慶心理咨詢天津心理咨詢北京心理咨詢上海心理咨詢廣州心理咨詢深圳心理咨詢武漢心理咨詢長沙心理咨詢南京心理咨詢大連心理咨詢沈陽心理咨詢杭州心理咨詢廣東心理咨詢江蘇心理咨詢山東心理咨詢浙江心理咨詢河南心理咨詢河北心理咨詢湖南心理咨詢湖北心理咨詢四川心理咨詢遼甯心理咨詢福建心理咨詢陝西心理咨詢安徽心理咨詢山西心理咨詢江西心理咨詢廣西心理咨詢黑龍江心理咨詢吉林心理咨詢雲南心理咨詢内蒙古心理咨詢新疆心理咨詢甘肅心理咨詢貴州心理咨詢海南心理咨詢甯夏心理咨詢青海心理咨詢西藏心理咨詢台灣心理咨詢香港心理咨詢澳門心理咨詢海外心理咨詢


X向心理專家咨詢幫您解答心理困惑點擊咨詢

向心理專家咨詢←


粵公網安備44040202000105号粵ICP備08126023号525心理網手機版
© 2007-2019 PSY525.CN 版權所有